沈阳机床的“疯狂”创客

沈阳机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对工业产品充满爱意和热情,在他们眼中,冰冷钢铁原料意味着创意的无限可能,机械的设备是灵巧的创作的双手,严苛的图纸是天马行空的画卷。他们在沈阳机床给他们提供的肥沃的创新的土壤上,用创意和激情创造着一个个经典,将他们的热情和美好赋予每一个创意作品中。


韩诗典,用创意赋予机床灵性

韩诗典和他最新设计的金箍棒贺岁产品

当人们惊叹于一块冰冷的金属能被赋予生命的灵性时,它的创意来源成为人们更想探究的话题。韩诗典是沈阳菲迪亚数控机床有限公司技术人员,在2008年用满奥运元素的“鸟巢”模型为沈阳机床带来赞许与惊叹,在2011年呈现的“蜘蛛”模型,博得满堂喝彩。他让一个个传奇的模型在刀具的切割中完美呈现。

在一成不变的时光中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是韩诗典的乐趣。用创新赋予冰冷的金属材料灵性,从而产生别样的震撼效果给他带来无限的荣誉感。当福娃、奥运标志等一系列传统的奥运元素一一被他否定后,他想到了造型复杂的“鸟巢”。“既然要做,就做点别出心裁的东西,否则还不如不做。”

确定了就义无反顾,在看似纵横交错的鸟巢模型中,寻找一个突破口成为难题。收集了上百张有关鸟巢的各个角度的照片,查阅了几十篇有关鸟巢的工程设计文章,一张张、一篇篇,反复观看,反复玩味,他甚至能将一幅平面图片“悟”出它立体旋转的空间状态。也许,难题总归要向坚持和执着屈服。一周后的一天,在不经意翻动的网页上,一篇关于鸟巢的受力分析的点云图让他如获至宝。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他瞬间豁然开朗,“按照鸟巢的实际框架结构来设计编程模型会不会更真实呢?”在这个思路下,他开始尝试鸟巢三维模型设计,24个支点,48根主框架,鸟巢模型在他的脑中渐出水面。

2个月后,由沈阳机床hs664高速加工中心“雕”出的第一个鸟巢模型揭下面纱。

韩诗典设计的鸟巢模型


不言放弃,勇气与智慧的交汇

2011年3月初,距离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数控机床展览会仅有1月有余,韩诗典接到紧急任务。他需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编程,并打造出一个完整的“蜘蛛”模型。在最初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难度,复杂的曲面、不规整的图形等等存在的问题,这些甚至一度令他怀疑这个方案是否可行。

蜘蛛三维模型


制作完成的蜘蛛模型

蜘蛛模型的编码过程是个逆向工程,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如何将图片里的模型转换成工艺加工方案,破译软件成为关键一环。他开始借助网络的力量,搜索所有相关资料,在论坛中咨询每一个了解这方面知识的人。看似如海底捞针,他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终于一种可以破解转换的软件还是被他发现。一旦找到这个软件,那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在我看来,一切皆有可能,只要肯下决心去做。”韩诗典很坚定。

2016年1月18日,由沈阳机床、金一科技、信泰集团等联合成立的珠宝梦工场,正式推出全新的基于智能制造的猴年黄金贺岁产品——如意金箍棒系列。

相比传统黄金贺岁产品,寓意“大展前程十万八千里”的如意金箍棒系列,是由加工高端手机、手表等精密产品的高端机床设备生产制造,辅之以全程数字输出管理。金箍棒系列产品所有图形和文字均采用机床设备高精度切削,刀尖精细等同于人体发丝,线条稳定流畅,画面清晰饱满,观感手感俱佳,是出自于韩诗典手中的又一经典设计作品。

金箍棒贺岁系列产品


王冠明,野蛮生长的机床创客

王冠明正在调试他最新设计的3D打印机

自己掏钱、自己研发,王冠明抑制不住创造的激情。小巧、精致的产品颠覆了“工业母机”的传统形象,能切削、能“3D”打印,闯入世界机床研发前沿。这位野蛮生长的机床创客在创新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并用产品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

在一台0.5m*0.4m的小型立加设备前,王冠明兴奋地向记者介绍着他最新的宝贝“立加第三代”,虽然没有炫酷的名称和昂贵的材料,但是“立加第三代”却不一般。这款产品是王冠明完全自己研发、创造、组装而成,能够进行木材、塑料等材料的切削,改进后能进行钢和铝材料的切削。更重要的是,在这款设备上加置一个喷头,产品便成为了一台3D打印机。

戒指和鸟笼模型经由王冠明设计的3D打印机制作完成

2008年,做机床性能测试工作的王冠明发现,我们没有自己的数控系统,而且好多零件都是国外进口的,甚至受到外国厂家的限制。有没有什么方案可以代替,摆脱这种控制呢?于是,王冠明开始查阅技术资料,同时关注国内外最新的技术进展。

资料翻查的越多,王冠明想要了解的越多;了解的越多,就越想要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机床。就这样,在没有任何图纸、任何框架、任何经验的前提下,王冠明开始奔跑于大西电子市场、旧家具市场等地方,自己淘二手的铁块、导轨、丝杠,开始组装自己的“立加第一代”产品。

仅有思想还不行,还要有钱做支撑。由于没有经验,王冠明经常淘来一个零件后,发现和自己的想法不符,达不到加工效果,可是再想卖却卖不出去。“立加第一代”是不锈钢框架的,这种材质美观、不生锈,可是钻孔却成为了一个难题。王冠明因此购买了4批钻头,可是每次加工都不成功,钻头也全部废掉。不甘心被打倒的王冠明再次翻阅资料,终于得知这种不锈钢材料钻孔必须用高钴钻。他立刻去二手市场淘来高钴钻,打破了这个小小的制造瓶颈。仅仅在这一项支出上,王冠明就花费了近千元。

就这样,耗时5年,花费近30000元,“立加第一代”终于在2013年8月全面完工,成为一台真正能加工的小机床。用王冠明的话说,“立加第一代”没有图纸,所以外形又大又笨重,但是这一款产品却是他的最爱,给他带来的经验是无价之宝。

王冠明最新研制的“立加第三代


由“立加第三代”加工的木质小熊

有了第一代产品的经验,王冠明再设计起来便得心应手。2014年,集团提出制造斜床身机床的概念,王冠明眼前一亮,心想,自己就完全可以做。于是他又开始了“淘”生活,制造他的“立加第二代”。这次完全不同了,经验丰富的王冠明用了10个月,花费9000元就生产出了这个斜床身的机床。

基础需求满足后,王冠明开始追求“完美”。第二代机床是制造出来了,比第一代小巧了很多,但是焊接的框架不够美观,成本还高,而且容易变形,用废旧电脑改装的控制柜占地面积比较大。怎么能够让产品更轻巧,更美观,更结实呢?

王冠明选用了一块漂亮的钢板,用螺丝连接的方式,搭建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框架,巧妙的是,他把驱动器嵌到了底座下面,这样不仅能够遮住杂乱的电线,还能把笨重的“控制柜”消化掉。集成后的“立加第三代”仅用了4个月的时间,花费3000多元就完成了,而且小巧美观,便捷性很好,一平米能放置4台这样的产品,直接连接电脑,用户通过云端传输指令就可以进行加工。

王冠明说,80年代,中国已经生产了机械手,而且能够写毛笔字,但是由于经济危机等客观原因,国家没有持续这项研发,现在他看着国外的机械手很眼馋也很遗憾。所以,他不想停下来,如果一旦停滞不前,以后就更跟不上国外的技术发展,更别提超越。他认为,只要能坚持,就能生巧,就能积累经验,而在这个积累的过程中,才能一步步突破发展,甚至取得领先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