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23|叶选平在沈阳第一机床厂的日子

  新中国成立之初,东北成为解放和建设全中国的大后方。叶选平从延安自然科学院机械系毕业5年后,来到沈阳第一机器厂(1953年8月更名为沈阳第一机床厂),直到1960年6月调离到沈阳市委第一工业部任职,在沈阳第一机床厂工作8个年头。期间,他参与推动了当时堪称世界一流机床厂的建设和第一台车床的设计生产,为中国机床行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参与第一枚金属国徽制造

  新中国第一枚金属国徽由沈阳第一机器厂(沈阳第一机床厂的前身)制造已是家喻户晓,焦百顺、朱凤仪等作为国徽制造铸工工作的主要参与者也广为人知,但国徽铸出后的打磨、加工等精雕细刻的后期工作却少见著述,而当时在沈阳第一机器厂担任工具车间副主任的叶选平就参与了国徽制造的加工验证工作。回忆起这段历史,97岁高龄的吴嘉祜老人今年7月接受沈阳日报记者采访时仍难掩激动,“我当时是工具车间的钳工组组长,1950年国庆节前夕,我们接到国徽加工工序任务,叶选平是我们车间副主任,非常重视这件事,他对我们说,时间紧、任务重、要求严,必须保证按时完成好这项政治任务。”之后,叶选平经常到工作现场查看国徽加工进度。吴老说,“现在想起来还很有压力,一直到验收时心里都非常忐忑。当直径2米的国徽立在车间现场被验收时,叶选平很严肃,仔细打量国徽上的天安门、齿轮、麦穗等加工细节,看过这些细节完全符合标准后他点头微笑。”

  组织设计的车床上了贰元人民币图案

  沈阳第一机床厂、中捷友谊厂和沈阳第三机床厂都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重点部署的“十八罗汉厂”,被称为中国机床行业的摇篮。沈阳第一机床厂前身是日本侵占中国东北三省后,由三菱机器株式会社于1935年在沈阳建立的,目的是服务于日本军工。新中国成立后,沈阳第一机床厂被列入国家“一五”计划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项目之一。叶选平1950年来到工厂,1952年被派到前苏联机床厂实习,两年后回到沈阳第一机床厂并担任副厂长兼总工程师。当时全厂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认真学习苏联提供的技术文件和组织设计,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完成了项目改造,建立了7条生产线。1957 年机床一厂拥有职工5562 人,其中技术人员有712 人(职工人数和技术人员人数都位列“十八罗汉厂”之首),年产1A62 普通车床2200台,堪称当时世界一流的机床厂。

  90岁的王仲严老人是原沈阳第一机床厂车床研究所工程师。9月20日,王老在家中回忆说,当时以前苏联1A62车床为原型,叶选平带领设计人员进行车床的研发。在加工设备上,前苏联工人磨机床导轨时使用的是立式碗型砂轮,磨出的刀花是立体形状的,加工效率较低。为达到更好的性能,叶选平组织技术人员对加工设备及机床结构进行改进。研制组合磨床,进行滚动磨,改变了刀花的形状,有效提升了加工效率。在机床结构上,1A62的导轨是铸造出来的,耐磨性较差,经设计人员进行镶刚导轨的研发,改进后导轨可以直接进行淬火,耐磨度非常好。1955年年底,普通车床C620—1成功研制出来,新中国第一台车床各项性能水平很高,可与当时世界一流车床产品比肩。

  后来,这款车床上了第三套人民币二元纸币正面图案,名噪一时。

  他把羊皮箱送我作纪念

  上个世纪50年代,沈阳是中国最大、最密集的重工业和装备制造业基地,位于沈阳市铁西区西南部的工人村,则是闻名全国的工人住宅区,也是全国最大的工人聚集区。工人村曾经以“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闻名全国。当时在沈阳第一机床厂工作的叶选平,就住在工人村61栋2-2-9号。时任沈阳第一机床厂专家办主任的陆德仁,与叶选平是老同事、老邻居。他回忆说,“我住一楼,他(叶选平)住二楼,经常看见他骑着自行车早出晚归。”陆德仁回忆,叶选平为人热情、朴素,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前苏联学习时带回来的一辆小轿车也交给厂里集中使用。“他调走的时候将随身多年的一只羊皮箱送给我作纪念,现在就陈列在工人村生活馆。”

  工人村复原的13个家庭生活场景中,就有叶选平旧居。叶选平旧居里摆放着简陋的桌椅、床铺、台灯、收音机,整间屋子最醒目的,当数墙边的一个书架,里面摆满各类技术书籍。打开立柜,里面有一个很陈旧的羊皮箱,正是叶选平当年的邻居张玉金、陆德仁夫妇特意捐赠出来的。

  叶选平在沈阳机床工作期间,给沈阳第一机床厂的干部职工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他朴实的为人、扎实的作风,谦逊的品格一直被大家传为佳话。他调离沈阳后,始终惦念沈阳机床的发展,在广东省和全国政协任职期间屡次重返“第二故乡”,考察企业的经营、管理及技术进步情况,尤为关心产品的更新换代,勉励企业“坚持实事求是 推陈出新”、“推陈出新 再创辉煌”,使沈阳机床干部员工倍感亲切,深受鼓舞。(黄德威  苏晓晖)